笔趣阁 > 五千年来谁着史 > 第二百九十七章 齐王?郑芝龙想干啥?

第二百九十七章 齐王?郑芝龙想干啥?

?热门推荐:
????崇祯二十年到了。

????金陵城内张灯结彩,锣鼓喧天,依旧很热闹。

????即使清军都杀到了扬州,那淮北之地大半地盘都已经丢掉,甚至还有可能永远的丢掉,金陵城内依旧上歌舞升平,纸醉金迷。士绅官僚们只管过着自己悠哉悠哉的小日子。

????即便这金陵之地有人在四处谈论着北地之事,谈论着北伐的失利,谈论着郑芝龙的造反,但是没有人会真正把这些事情与自己的生活联系在一起。

????不论人们口中说得多么惋惜,多么义愤填膺或是悲天悯人,生活却还是那个生活。纸醉金迷的依旧花天酒地,声色犬马的继续走马章台。

????秦淮河上的歌声继续响亮。

????商户们也还在照旧做着自己的生意。

????哪怕崇祯帝已经卧床有段日子了。他们也不觉得有啥大不了的,明清谈判已经开始了么。清军早就收拢兵马不再攻杀了。

????他们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呢?

????至于皇帝的病,就更是笑话了。崇祯帝还不足四十,正值壮年,担心个啥?

????甚至有人都觉得皇帝的病并非是真病了,而纯粹是打了大败仗,没了面子,羞于见人。

????可事实呢?北伐的失败不止沉重的打击了崇祯帝的内心,还真创伤了他的健康。

????这是很不容易的啊。

????因为崇祯帝是很耐操的,心理强大,承受能力很强。一次次大战,一次次失败,他坚韧不拔。

????但是这次的失败太大了。他本是抱着巨大的期望和信念来北伐的,北复中原的执念太强烈了,败讯传来时候,浓浓的失望将他整个人都给湮没。

????但这只是一时间的挫伤罢了。是卧床将养些时日就能痊愈的小病,可老天爷偏不给他好。

????这事情就是怪了,越是怕来坏事,就越是躲不过去。眼看着崇祯帝就要痊愈了的,锦衣卫送来密报,说郑芝龙要反了!

????可不是一石激起千层浪,崇祯帝当场就又躺回床上去了。

????“臣张国维叩见陛下!”

????“进来吧。”

????崇祯帝的声音从暖阁里传出,张国维进来后,才见今天来这里的人还真不少。不仅周延儒和蒋德璟两个皆在,太子也在场,还有洪承畴这个罪官也在,这位现在可不是一般的臭啊。

????外加张世泽、徐文爵、李邦华、钱谦益、倪元璐、刘宗周、何腾蛟、路振飞、瞿式耜等,乃至是骆养性、朱大典等。

????张国维再向上去看崇祯帝,让他大吃一惊。只见崇祯帝的脸色苍白中透着灰暗,可又印堂如血,颊边赤红,两手还抑制不住的哆嗦,固然是在病中,气色却也太不好了……

????“陛下,您得保重龙体啊。臣知道您生气,但敌强我弱,大势巍巍,现今我朝只有忍耐才是。陛下何以伤了龙体呢。”张国维潜意识里把崇祯帝的现况与明清已经结束的谈判联系在一起。

????效果当然不会很好了。虽然没赵宋那般屈辱,没有岁币,但真把江北的地盘割走了好大一块。可李邦华、钱谦益也真的是尽力了。

????敌强我弱,如之奈何?

????崇祯帝呵呵的笑着,声音中直有股子叫张国维发寒的冷意。“太子,你去跟张卿道明。”

????朱慈烺抱拳领命,小心的从榻边退下,再走到张国维身侧,细声言语了几句话,张国维脸色大变。

????“郑芝龙,……,他竟敢如此……?”

????上折子向皇帝要王爵,还是齐王,他想干哈?

????中国是有自己的一套规章制度的。

????封号和建国之号,乃至是建国的地盘所在,那都是有着密切的联系的。郑芝龙被封为泉国公,就等于是被局限于泉州一地,连八闽都没混到手。

????朝臣们不同意以“闽国公”来封赏他,那一方面是恶心他,另一大原因也是怕他盘踞泉州,继而盘踞闽地,然后赖着不走了。

????南洋那地方除了土地不缺,人、物什么不缺啊?郑家要是赖在闽地三五十年不动弹,金陵朝廷还不给憋屈死啊。

????可郑芝龙现在向皇帝索要齐王的封号,这是要干啥?

????这可不止是王爵的事儿了,而是他要赖在齐鲁不走的事儿了了。

????虽然齐鲁已非大明掌控的土地了,虽然明军刚北伐大败而归,军力国力损失惨重,但大明还是要高举着北复中原的旗号的,还是要喊着再兴大明的口号的。

????从大义情面上不能放弃齐鲁,就像后世的一些国家在法理上不会放弃某某地一样,甭管那某某地是控制在哪一国的手中,比如中国的南海诸岛,小鬼子的北方四岛等。

????大明现在与之就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????而更重要的是,之前还一副要南下封国,称孤道寡的郑芝龙,现在竟然谋求的是齐王,这算什么?

????不能不叫人多想。

????因为齐王就是齐鲁之王,就是山、东之主。

????这是不是他在表明自己不会离开齐鲁的信号呢?这是不是他在表明自己不会离开中国,不会离开中原的信号呢?

????这是不是他在宣告自己也有意天下的信号呢?

????郑芝龙要造反,他要造反!

????一系列的等式,张国维就得出了郑芝龙要造反的结论来。

????“难怪要把坐镇扬州的自己给召回来。”

????洪承畴兵败后返回淮上,立刻被解除了兵权,然后打入牢中待罪。崇祯帝再命史可法出镇凤阳,以张国维出镇扬州。

????现在明清就算已经达成协议,崇祯帝召张国维入见,那也不是一点风险都没有的。

????可现在的事儿却叫他明白来,与郑芝龙的造反相比,扬州府固然是金陵屏障,但那里好歹有曹变蛟、刘肇基等人在,张国维的离去还真不是事儿。

????“郑芝龙已经反了。其麾下军兵已经占了登州和闽地的漳州,封锁官道,紧闭城池,不通南北。锦衣卫在登莱和泉州的坐探已经多日不曾传回消息。曾樱等也不见半分消息传来。此贼拥兵自重,割据一方,怕是真起了不该有的心思了。”崇祯帝愤怒道。

????自从大明国势衰败后,他就逐渐失去了对军兵疆臣的掌控,早前面对左良玉的兵锋,那是日忧夜叹,如锋芒在背。没想到现下左良玉死了,郑芝龙却是‘反’了。

????“郑芝龙海寇尔,不修道德,不识仁义,寡廉鲜耻,忘恩负义。若无大明,他区区海寇岂能做大?”崇祯帝气的咬牙切齿。

????在场众人都不敢言语。

????骆养性啪的跪倒地上,“陛下,郑芝龙谋逆之心,由来已久,臣之锦衣卫多有风闻,只一直不得确凿之证据,不敢胡言乱语,污蔑朝廷大将。此番酿此大祸,臣罪无可赦,还请陛下责罚。”

????蒋德璟本已经打定主意只做哑翁的,此时也不由得看了骆养性一眼。这厮明里是个自己请罪,实际上就是坐实郑芝龙谋逆之事啊。

????不过他还是一个字都不会说的。

????“不能未雨绸缪,防患于未然,现在知道有罪了,朕要你有何用!”崇祯帝对着骆养性疾言厉色的,但谁都知道这不过是在做样子。

????骆养性可是崇祯帝的心腹。

????“现在郑芝龙已露出反迹,朝廷又当如何处置?今日在场的都是朝廷重臣,朕允你们尽抒己见。”

????崇祯今天就是问计的。

????郑芝龙别看已经反了,但对金陵的威胁暂时还不大。毕竟郑家的水师没有杀入长江中么。而沈廷扬之前孤身入京,也向崇祯帝表了忠心。郑芝龙要敢来犯金陵,他便是粉身碎骨也当不后退一步!

????崇祯帝觉得自己还能很从容的来解决这一问题。

????“功高如中山王、开平王者尚是逝后追封,郑芝龙何德何能,竟要生受王爵?”钱谦益第一个站出来反对道。“若是应其索求,则朝廷威严又将置于何地?”

????真封郑芝龙为齐王了,他能呕出病来的。

????“如此狼子野心者杀之且不足,何以授之王爵?”何腾蛟跟着叫道。这家伙跟马士英是同乡,但现在却正积极与东林党靠拢。

????“大宗伯(礼部尚书)所言甚是。功高若中山王、开平王尚是逝后追封,郑芝龙何德何能!”

????堂上立刻就响起了一片应喝声。

????但有赞同的就有反对的,张国维立刻就道:“陛下,臣以为大宗伯此言差矣。郑芝龙手握重兵,举足轻重,岂可轻之?若起恼怒,一遭暴起发作来,朝廷又如何是好?故而臣以为当怀柔以对。”朝廷都对鞑子低头了,何以不能再对郑芝龙低头?

????至于以文驭武,以文压武,呵呵,如今乱世时候还是不要言语罢了。

????“张阁老老成持重,臣附议。”

????“当务之急朝廷该以恢复军力第一。少生事端最佳,对郑芝龙当以怀柔安抚为上!”

????两派人僵持不下,第三派人就粉墨登场也。

????打头炮的却就是被崇祯帝招入朝的明末巨贪朱大典。捋了捋胡须,说道:“陛下,张阁老此言差矣,大宗伯所言也欠思量。以老臣之见,那郑芝龙如此上奏左右不过是试探朝廷一二。今大义在于陛下,封赏恩出于上,岂有臣子求爵之说?陛下当正言次之。然郑芝龙席卷齐鲁,鏖战河间,劳苦功高,不若该其封爵为莱国公?”

????后者可比搞笑一样的泉国公正式多了。

????那是正儿八经的商周古国。商代始封,西周为诸侯大国。爵位为侯爵,后改为公爵。唐代的杜如晦,宋代的吕蒙正、寇准,皆被封为莱国公。而且地方也正合适。

????可以说是综合了两派观点的中庸了。崇祯帝严峻的脸上露出一抹和缓,相比来还是朱大典合他心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