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神诸天 > 316 杀人

316 杀人

?热门推荐:
????罗飞羽不担心云玉真,她本就以轻身功夫见长,经过罗飞羽的改造之后,又得以传授源自“碧落红尘”的身法步法,轻身功夫就更是上了不止一个档次,不是当年的哪个她所能比拟的。

????她就如一片羽毛那样,一击不中,在来人的长柄武器横扫过来时,如羽毛一般飘飞出去。只是衣袂飘飞,带着些微的风声。

????来人冷哼一声,循声追了上去。

????罗飞羽立时认了出来,来人正是在散花楼出声的那个“倒行逆施”尤鸟倦。

????在散花楼时,尤鸟倦不敢抢在席应之前出手。但是在看到罗飞羽与席应拼杀受伤之后,他就立刻追了上来。而他能这么快追上来,显然是潜入宋家的岭南人家客栈,发现罗飞羽两人已经离开成都,才自己一个人追了上来,以为有机可乘。

????只是他从进到船舱,就保持着谨慎小心的模样。没有因为认定罗飞羽身受重伤,就无所顾忌。

????罗飞羽从他的斜后方掠近,云玉真则配合默契,如蝴蝶一般,故意带着些微声响,吸引着尤鸟倦的注意力。

????铿锵一声,罗飞羽绣春刀出手。

????尤鸟倦冷笑一声道:“早就预了你哩!”

????他早就有准备,反应很快,在刀声响起时,手中的长柄武器就带着呼呼风声,挡了过来。

????绣春刀如一片树叶,贴上长柄武器,罗飞羽手腕一转,绣春刀立时顺着长柄武器,削了过去。

????尤鸟倦胸有成竹,脚下滑步,双手交错,左手把住长柄武器,右手躲开罗飞羽绣春刀的横削,顺势一推,长柄武器转动,朝罗飞羽砸去。

????就在这时,尤鸟倦一声惊呼,右臂往后一甩。

????可是还是迟了,噗嗤声响,尤鸟倦闷哼一声,倏然后退。就连他的那个长柄武器,也都直接了当地丢弃。

????可是他忘了,房间里面,还有个人。

????云玉真配合默契,就在尤鸟倦后退的地方等着。屏息静气,隐匿身形。

????果然,尤鸟倦在飞速后退时,陡然间大吼一声,身形一转,堪堪避过后背要穴,然后再也不敢耽搁,魂飞魄散之下,撞破船舱木窗,纵身跃了出去。

????罗飞羽手里抓着他的独脚铜人,不慌不忙地紧追其后。

????船舱外,就是滚滚长江水。尤鸟倦此时也是慌不择路,纵然知道窗外就是滚滚长江水,他也只能跳下去。不然在船舱里,在罗飞羽和云玉真神出鬼没般的默契配合下,他没有把握能撑下去。

????淡淡的星月辉光,罗飞羽看着尤鸟倦如一头大鸟般,往下坠落。

????电石火光之间,他运劲于臂,手里的长柄武器,对准尤鸟倦,笔直地掷了出去。

????时机拿捏得刚刚好,恰好在尤鸟倦入水大半的瞬间,独脚铜人头下脚上,当头砸到。

????尤鸟倦双手伸过头顶,信心十足,准备接住自己的独脚铜人,可不曾想,独脚铜人虽然没有什么破空之声,却势大力沉,让他心中一惊。

????双脚无处受力,江水已经没到颈脖处,此刻双手如遭重锤一击,整个人更是加速往水下沉去。

????尤鸟倦连声惊呼都没有喊出喉咙,滚滚江水就没过他的头顶,整个人如同被独脚铜人捅进水里,一时间连个泡泡都吐不出来。

????罗飞羽借着刚才的一掷之力,身形在空中一翻,落在客运船船壁,左手五指如钩,抓进船壁,挂在上面,目光炯炯,如鹰隼一般锐利,紧盯着水面。

????这一段河面水流平缓,但也不是江都一带水面那样静静流淌,尤鸟倦就是在追上这艘客运船后,选在这里靠上来。那艘小船在上游远处,正在奋力往上游揺去,显是要极力离开这里。

????罗飞羽耐心地等着,心里默默数数。以尤鸟倦的功力,他不会被刚才的独脚铜人那一击给击倒,沉入江中后,他肯定会窜上水面。

????默念到20,江面上一阵水花翻腾,尤鸟倦如同一只大鸟,从水底下窜了出来。

????他的气势很足,也是做足了准备,预备有人出手拦截偷袭。

????可是出人意料之外的是,在他腾空而起时,罗飞羽紧紧贴附在船壁上,没有出手,而是似有若无地盯着他。

????直到尤鸟倦力尽下坠,罗飞羽才如一只苍鹰,从船壁上飞扑而出。

????时机掌握得分毫不差,就在尤鸟倦身子入水大半,高举着双手试图还击时,罗飞羽飞临他的头顶,绣春刀闪着一片寒光,犹如九朵寒梅,笼罩住尤鸟倦的头顶。

????他一出手,就是天刀九式中的“九天”!

????这一招之下,就是席应在全力施展之下,也身中带伤,虽然最终因功力深厚,逼退罗飞羽,但这一招之威,还是令尤鸟倦心中大为骇然,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天大的错误。

????这个该死的臭小子,根本就没有受伤!尤鸟倦心里大为骇然,愤懑不已。

????可惜这个时候,他已然是身陷流水之中,双腿无处可借力,独门兵器独脚铜人也早已沉入江底,他只能拼着一双肉掌,一身魔功,硬拼一记,否则性命难保。

????他的一双肉掌呈现出诡异的朱红色,犹如一对血掌,笼罩在头顶。

????呯呯呯!

????劲气激荡,水面都被震荡得往四面掀起一阵波浪,尤鸟倦头顶入水,连声惨叫都叫不出来,双手手掌在刀光之下,被斩得血肉支离破碎,只剩下一双骨掌!

????罗飞羽身形在空中一顿,左手闪电般往下一刺,手中的分水刺穿过被破开的血掌防护,没入水中。

????随即他整个人也入水,过不多时,他在客运船底现身,一手拎着尤鸟倦的尸身,一手攀爬,几个起纵,就跃上三层船舱,从破开的窗户钻了进去。

????云玉真正在里面等着。她点亮油灯,走到罗飞羽身边,低声问道:“这就是那个“倒行逆施”尤鸟倦?他不是名列邪道八大高手之列么?”

????“是的,”罗飞羽头也不抬地答道,双手在尤鸟倦身上仔细搜索,“只是他排名垫底,其实在魔门里,有不少人功力足可上榜,只是魔门神秘,外人不了解罢了。”

????他搜索得非常仔细,逐寸逐寸仔细搜索,很快就把尤鸟倦身上的东西都给搜出来,摆放在一边。

????云玉真只是看着,没有吭声。直到罗飞羽确信尤鸟倦没有再藏着什么东西,这才拎着他的尸体,走到破开的窗户前,运劲一掷,把尤鸟倦的尸体抛了出去。